Kyle Lowry亲笔:不是一个失败者的故事!

  •    2020-06-07
  • 现在,人们总是要我谈论当时的感受。

    赢得第一个总冠军是什幺样的感觉呢?

    这似乎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毕竟,我一生都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为我的第一个总冠军而奋斗。但儘管如此,我也不敢确定能用三言两语就概括这种感觉。

    在你为这场比赛投入了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后,成为冠军这一想法自然会牵扯到很多情绪。已经被证实过,当你越接近于实现这一目标却又没能实现——没能真真正正地站在顶点的时候,它会带来更多的痛苦。

    在高中,我从未赢得过冠军。在高中四年级时,我们在天主教联盟的冠军争夺赛上折戟。作为维拉诺瓦大学的新生,我们在NCAA锦标赛上输给了北卡。在我大二的时候,我们又败给了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打败我们的这两支球队最终都赢得了NCAA总冠军。

    之后,我来到了NBA。好吧,我想最好的表述是,如果你十年前告诉别人,我会作为多伦多暴龙队的一员赢下总冠军,他们可能不会知道故事的哪一部分更荒谬。

    但也许我无法解释赢下总冠军的真正感受的原因是,我依然在消化他,我依然沉浸在当时的情景之中。

    这件事情,即使是特殊的时刻——它是什幺感觉,它意味着什幺——是难以言表的。我所知道的仅仅只是,它是属于我的。它属于我,我的家庭,我的队友,我的教练,以及多伦多这座城市。伙计,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引出了下一个人们有时会问到的问题:作为卫冕冠军,我们是否得到了足够的尊重呢?

    当然没有。

    但,我会在乎吗?

    不会,谈不上在乎。

    这不是一件新鲜事了,暴龙队永远不会得到它们应有的尊重,因为我们是这个联盟中唯一的加拿大的球队。自我到这里以来,情况一直都是这样。

    夺冠,这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路。对我来说是这样,对与我们这支队伍和这个集体来说,也是这样。但是,我们做到了。

    人们对此可以高谈阔论,畅所欲言。但是事实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赢得了总冠军,而他们则是把自己折腾得疲倦不堪。

    无所谓,我们依然是冠军。

    Kyle Lowry亲笔:不是一个失败者的故事!

    人们常常否定这些。但是,说真的,我从来就不喜欢被当作一名弱者。

    听起来就像是,我之所以能达到现在的成就,仅仅是因为幸运女神的眷顾。

    别搞错了——肯定会有一点运气成分在里面。但是对于在这个联盟中的每一个人——实际上,是对每一个实现了儿时梦想的人来说,都是如此。但当涉及到一个球员要在联盟中站稳脚跟,竞争,并达到我这一高度时,这些可不是运气,这是一个过程。

    想听听真正的小人物的故事吗?一个从全美最危险的地方之一走出来的小孩得到了维拉诺瓦大学4年的奖学金。

    这不仅仅是一个小人物的故事,在我的家乡这简直是个奇蹟。

    不管舞台或者场面有多大,篮球就像是梦一般。无论结果如何或是我打的怎幺样,只要涉及到篮球,都算不上真正的压力。

    现实生活里则充满了压力。

    压力是你要在雪地中咬牙坚持穿行数英里,因为步行是你唯一的出行方式。压力是你要苦苦等候你那接受WIC(妇女、婴儿、及儿童补充营养专案)专案援助的表妹,这样你就能拿到免费的牛奶,如果你幸运的话,可能会得到一些多汁的果汁。压力是对于你那同时打两份工,也投入了足够的时间来照顾家庭的妈妈,这样的话她的孩子才不会走向坟墓或是监狱。

    这就是真正的生活。

    但篮球是什幺?一直以来,它就是一个避难所。无论比赛有多幺的紧张。

    我的成长环境塑造了我的比赛风格。我在费城北部的Connie Mack 和 Lehigh打街球,这是我接受教育的地方。我的兄弟,朗尼,比我大五岁,但是他一直确保我在他的队伍里。当你是场上最小的球员,并且其他每个人都比你高大强壮的时候,你的任务就很简单了:努力拼抢,勇于挑战,飞身救球,设定掩护,还有不要投篮(但出手了就儘量保证命中)

    但最重要的是要坚韧。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幸运的是,坚韧对我来说一直是最容易做到的一点。我不需要付诸努力去塑造或是巩固这一部分,它是与生俱来的——从我的奶奶那继承下来的。

    她在今年早些时候去世了,对我来说这真的很痛苦,因为她是我的家人,你能理解吗?就像是我们彼此理解,因为我们非常相似。她性格很有稜角,但是我们都能感受到她对我们每个人是多幺的照顾。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我们。

    儘管如此,她也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读小学时的一次打架经历。那天一放学我就被送到了校长办公室,当时我脑海里就只有一个想法:该死,奶奶要打我的屁股了!

    我可以发誓,当时我坐在校长办公室,她好像是说:「Kyle,这事情很严重,你要被休学了」 我唯一的反应就是向她求情:「可以,怎幺样都行,但是请千万别告诉我的奶奶!求你了,请不要给我奶奶打电话!」

    那天我从学校走回家时就像是在送葬一样。我妈妈管教一直以来都很宽鬆,但是我奶奶是个厉行纪律的人。我知道这次我要倒霉了。

    我一到家,她就在那,就在那等着。我感受到了那股寒意,也永远不会忘记她对我说的话。

    「嗯,你赢了吗?」

    我不知道这是她的诡计还是什幺,只是点了点头。

    「呃-是的」

    她微微一笑,然后说:「好吧」

    事情就是这样。我之前因为无意中犯下的事受过更严厉的惩罚,但是这一次她却没有追究。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未能理解这些。但是当我成为父亲的那一刻,我对这段经历有了更深的感悟。这是她教给我坚强的方式。这是一个完美的方式吗?你能在育儿书籍里面找到这些吗?你可能不会。但是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方式去处事,去表达他们的爱意,去教会你如何去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不要打架。

    但如果你要去打架呢?赢下来。

    我为我的家乡感到骄傲,为我的成就感到骄傲。但是在恶劣环境中成长,有一件事情是很难学会的,那就是如何去相信别人。

    对于那些在绝境下的人们来说,信任是他们负担不起的奢侈品。因此,当你感觉自己不在一个良好环境中时,你就会变得很孤独。当初我离开家时,特别是我来NBA的时候,我很难去建立起那种作为成功球队中的一员必不可少的信任。

    导致这种情况的一部分原因是我在与灰熊队签约后很快就接触到了篮球商业的一面。我作为一个新秀去到那里,相信我是他们未来的控卫。就在一年后,这支队伍选择了Mike Conley,而当时我就在选秀大会的现场。

    说实话,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康利至今依然是联盟最好的球员之一。但当然,我在那时候可不是这幺想的。我完全没有料到。我不知道他们会选一名控球后卫。当选下他的那一刻,现实让我醒悟到,在NBA从来都不会有绝对的保证。

    当我被交易到休士顿的时候,我已经準备好向每个人证明我的能力了。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以求赢得更多的出场时间和尊重。当Kevin McHale被聘任为总教练的时候,我正经历着我职业生涯的最佳赛季。从那一年开始,我的心态出了问题。我想着因为我刚刚打出了一个很棒的赛季,所以我就是大哥了。我应得到更好的对待。但是教练给我的恰恰相反。他对我更加严厉了。真真正正的严厉。在那个时候,我无法洞察到他的想法。我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发现了我是一名优秀、强硬的球员,同时,如果再逼我一把的话,还能有更多的成长空间。

    我不知道答案,他为什幺对我如此苛刻?其实答案很简单,他在促使你变得更好。

    当我最终被交易到了多伦多的时候,我几乎感觉自己就是被流放了。我对多伦多一无所知。当时,我也无所谓与去了解它。我只把它当作是在其他机会来临前的一个休息站点。

    但之后,就在我到那后的没多久。我发现我大错特错了。这个地方可不只是一个停靠站。这是一座神奇的城市,球迷的热情大家也有目共睹。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位胜利者,一座总冠军。

    在多伦多生涯的早些时候,我们知道没有人能保证一定可以把这支队伍团结到一起。当时,队里很多人都是被其他队伍抛弃的。我们很快就达成了共识,我们为彼此而战。我遇见了DeMar-DeMar,他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也成为了一名全明星球员。我们要开始有所建树了,我们有这样的信心。

    为了打入总冠军赛并捧起奖盃,我们不得不牺牲很多东西。我们失去了那些人,那些曾希望一起完成这一切的人。我们告别了Case教练、交易了DeMar、还有Valanciunas。即使你知道这是生意的一部分,但还是会带来很深的伤痛。

    之后我们组建起了这样一个阵容,在这个阵容里,其他每一个球员都是在你之后才加入的。是的,最终,我们得到了一些好运。我们在关键时刻表现不错,并且在对上费城的时候命中了一记弹框球——它大概在篮筐上弹了3、4次。

    为了让完成冠军梦想,我们在恰当的时间做了我们该做的事。

    现在,当一切都过去以后——那些汗水、欢乐、与挫折——只有一件事变得有意义:我们是冠军。

    Kyle Lowry亲笔:不是一个失败者的故事!

    一件我确信的事情是,只赢下一座总冠军奖盃并不能满足你。它不像是一次旅途的终点。

    相反,它会激励你。因为现在对你来说,夺得冠军不只是一个梦想或概念了——现在,你知道它需要你做什幺,你也知道得到它之后是什幺感觉了。它一旦实现过,你满脑子想的都会是竭尽全力地去让自己能再感受一次。这就是今年一直鞭策我的东西。这就是我在一週后就早早起床,钻进健身房训练的原因。

    我们期待着冠军之夜。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一旦冠军的旗帜挂上横樑,我们就不会关注它太久。我们关注的焦点将变成,再赢得一次。因为已经赢下的荣耀不会溜走,它就在那里。

    上个月,我把奥布莱恩杯带回了家。有一次,我的两个孩子都在把玩它。我的小儿子,Kam,围着奖盃又跑又跳,把奖盃摸了个遍。我的大儿子,Karter,只是用一种很惊讶的眼光看着它。感觉像是说,此时此刻这个东西怎幺会在我们这呢?

    在未来的某一天,在他长大一点后,我会告诉它这是怎幺得来的。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也是一个很棒的故事。但不管是什幺样的故事,事实不会改变。

    多伦多暴龙队,NBA总冠军。

    Kyle Lowry,NBA总冠军。

    这,永不会变。

    文章来源: 虎扑社群


  • 相关新闻